让火箭顺利上天 这个明星是梦想背后的推手

2019-01-04 10:35:07 围观 : 161

  

让火箭顺利上天 这个明星是梦想背后的推手

  2016年3月,任泉在微博上宣布退出娱乐圈,从此专注于投资领域。当时,在不少人看来,任泉转型做专职投资人其实挺让人惊讶的,他虽然接戏变少,但一直保持着很高的人气。 虽然已退出娱乐圈两年,但娱乐圈依然有任泉的传说。发布会上,任泉一亮相,现场不少零壹空间的程序员、设计师们都瞬间变成了“迷弟”“迷妹”。任泉一下子就成为现场最独特的“景点”,每个人都抢着跟他合影。 任泉为何会做出这样的选择,还得从华谊时期的他说起。十几年前,任泉签约成为华谊兄弟的第一批艺人。 在任泉看来,未来民营航天领域的技术一定会快速地发展,关注这个行业的人也会更多。 2015年10月,著名演员章子怡、黄渤加入Star VC,成为新的合伙人。任泉又创办了热辣壹号麻辣火锅品牌,股东还包括黄渤、何炅、井柏然。一时间,任泉也被誉为娱乐圈最会投资的人,江湖人称娱乐圈“投资一哥”。 “重庆两江之星”火箭首飞成功,让任泉感慨颇多。他自称从来没有想过有这样一家航天公司离他这么近。“我觉得说到航天,说到太空这些名词,都是我们在读书的时候读别人的故事,突然有这么一个梦,甚至于有这么一家公司离你这么近的时候,我个人觉得这是我人生当中最优美的时刻,我坚定了自己的选择,其实结果不重要。” 昨日,任泉以零壹空间投资人的身份出现在测控大厅,观看了“重庆两江之星”火箭的首飞发射。首飞发布会后,任泉接受了重庆晨报记者的采访,谈到转型专业投资人的两年,他直言尊重但不留恋演员身份,更享受投资带来的惊喜。 有一天,华谊老总王中军对任泉说,公司打算去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建议任泉把闲钱放在华谊最早的原始股份里,并表示差不多三年能有三倍左右的回报。任泉经过考虑答应了。 任泉:零壹空间已经在重庆落地了,如果重庆有好的项目,我们也会关注。总的来说不分地域吧,只要科技发展发达的地方,我们都会去看。 任泉:商业化的东西才是真正能长久持续的一个模式,而不是说凭着热情或者情怀。我觉得,任何一个能真正走得很久的商业模式必须有强大的商业来支撑,这也是能有这么多家投资机构去支撑零壹空间的因素。 任泉:Star VC本来就是投以技术为主的行业,基本上投了很多技术公司,比如商汤科技、一下科技等等。而航天领域本身就是一个梦想,也真的是科技含量很高的一个行业,这也是我们投资的一个大的方向。 谈到未来的投资规划,任泉表示,公司投资已进入第三期,希望投一些能真正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科技类公司。 任泉说,作为投资人,更想在别人都没有看到的时候,去思考、去培植有潜力、有梦想的领域,“零壹空间开创民营火箭公司的先河,是最大胆、最有想象力的创业,投资这样的公司才能体现出我们的价值。”特派记者 王淳 任泉说自己在发布会上发了一条朋友圈,半个小时就有大量明星帮忙转发,“大概有150个顶级的明星在帮我们推广,大概有1000多个点赞。还有很多留言,我还没来得及回复。我想在这个最美的时刻让全中国的人、全世界的人为我们祝福。” 2014年7月,任泉和李冰冰、黄晓明成立了风险投资机构Star VC。“当时我跟冰冰和晓明说我们做基金可以充分利用明星的流量和资源,而且这个事情非常有价值。跟他们讲完以后,我们三个又一拍即合。”在Star VC成立的一年时间里,任泉和小伙伴们先后投资了一下科技、韩都衣舍、坚果智能投影等明星项目,而这些项目多数因明星投资而成为爆款。 在任泉看来,Star VC的资本娱乐化,更多地是让人们用通俗易懂的方式去解读科技,解读未来的东西。“除了看项目本身所具备的投资价值,另外一点是能通过我们的影响力去传达背后的价值。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做出Star VC独有的个性,我们要有独一无二的属性,做出自己的特色。所以我们会投一些可能让别人觉得意外或者不可思议的企业,包括零壹空间、商汤科技,我们也是最早期的投资人。” 提到任泉,相信不少小伙伴首先想到的都是《少年包青天》中俊朗睿智、才智敏捷的“公孙策”。即便他退出娱乐圈已有两年之久,但在大部分人眼里,“著名演员”仍是任泉最广为人知的标签。 而在整个投资过程中,任泉也特别享受,“因为我从来没想过在自己40岁的时候能拥有另外一个职业,而这个职业还能让我每一天都心潮澎湃、热血沸腾。”他说,以前演戏时可能按原先的经验就能把工作完成,但做投资需要每天看不同的行业、不同的创业者,不停地学习,必须有热情。“这五年中,我读了三个商学院,我发现这五年自己学的东西比在高中、大学学的都扎实。我特别喜欢跟那些创业者在一起,因为他们有非常强大的想象力。” 任泉说,“重庆两江之星”火箭成功发射背后有很多故事、很多心酸、很多别人看不到的辛苦付出。“我在现场很感动,我想起了在做演员的时候,一个作品也需要一个两年的时间。这个过程肯定挣扎、徘徊,然后还不确定自己的未来是什么,但是真的站在舞台那一刻的时候,你忘记了所有的辛苦,看到的就是自己的梦想。” 任泉直言,“其实,当初投资这家公司的时候,也不知道公司的未来是什么,我觉得当时自己投的是一个梦想。” “敲钟那天我还在想,三年前的投资就有了三倍的回报,自己心里也在窃喜。”任泉说,华谊兄弟上市后的一个星期,自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:“我这十年都在拍戏,赚的片酬还没有敲钟那一刻赚得多,我在干什么?股权投资真是能带给人许多意外的惊喜。于是我便找认识的朋友寻找有价值的标的。” 任泉说,投资其实也是投人。对于零壹空间的CEO舒畅,他极力点赞:“在和舒畅接触的过程当中,我觉得他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,做火箭这个事情本来就不能急,不能躁,不能急功近利,肯定得是要潜心在这个行业去慢慢探索,所以我觉得他的性格特质非常适合做火箭。”说到这儿,任泉再次化身“梦想导师”,谈起了梦想:“我觉得任何人只要怀揣梦想,想实现的目标都会实现。两年前我们还在造梦,今天我们实现了梦想,向全世界证明中国民营航天可以有这样一个航天梦。” 在任泉看来,当时投资零壹空间这个项目还是有一定风险的,“这个领域刚刚起步,未来到底能发展到什么程度,当时还是一个问号。但是我们觉得对于这个领域,就算失败,也应该一如既往地去把我们的投资用在这个方向,也是为了梦想吧。” 2010年底,任泉决定去商学院读书,“我发现我这群优秀的同学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商业领袖和精英。他们很聪明很有智慧,我也不比他们差,但为什么我没有做到他们那样的成绩呢?” “2015年,我在博鳌论坛上提出过一个观点:资本娱乐化,比如人工智能系统AlphaGo(阿尔法狗)就是资本娱乐化的一个典型案例。它通过大家耳熟能详的围棋,告诉了人们什么是人工智能。”任泉说,如果从学术的角度去阐述人工智能,可能10页纸都讲不清楚。而一个人工智能的产品用比赛的形式让全世界的人都去关注,这就是资本娱乐化的体现。 结果三年后华谊准备在美国上市时,正好赶上国家扶持本土文化产业,:歌手高安郭慧敏又见小桥头新歌在杭州发布,创业板也正式推出,于是华谊兄弟就成为创业板第一批上市公司。